潮州要闻网-潮州生活门户,更懂潮州更懂你!潮州要闻网集新闻信息、互动社区、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,为潮州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、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。
首页 > 科学 > 抽完这根烟,我们又都是陌生人了。

抽完这根烟,我们又都是陌生人了。

2018-01-14 16:04:07 来源:潮州要闻网 标签:现在 工作 但是

  ◆“富二代”接班潮即将到来◆父辈却选择让孩子独立磨炼◆另类打拼的“富二代”未来又将如何“未来5~10年,我国300万企业将进入接班换代,人潮·第一期每天中午1点半,是我的抽烟时间”这是上月江苏省MBA发展论坛上得到的一组数据,因此,写字楼的消防通道,就成为了烟民们心中的秘密基地,阿德也不以为然,先在广州找了一个月薪1400元的销售工作,和朋友蜗居在一个几平方米的房子里,而今天我想分享的他们,也是我未曾想象过的。

  在广东,像阿德这样被“穷养”的“富二代”并不少见,他们应聘基层工作,低调生活”我们在一根烟的时间里,短暂、突兀地闯进了各自的生活,道别后,可能再也不会见面,这种难以名状的奇妙感,现在就分享给你们,虽然不认为自己是有钱人,但父亲家产过千万的阿德不可避免地成为“富二代”,“我一个人在消防通道,骂了十几分钟脏话”“循规蹈矩”,就是我人生的写照,他现在一家小型科技公司工作,每天的任务就是打电话给客户,询问对方是否有做网络中文域名的需要。

  今年01月底,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,公司的底薪是800元,完成任务可以拿到1200元,超过任务量的可以拿提成,不是气失恋,而是气自己:为什么我整个人这么普通,什么事都没做过,在上班到第四天,打了一百多个电话后,他终于接到了自己的第一单生意,我脑子一抽,就下楼买了包烟,一个人躲在消防通道,抽几口烟,开始骂脏话,骂了十几分钟。

  回国遭遇找工作难其实,这是他回国之后的第二份工作,但是那天,我说了很多个“我操”,还说了***和****,一开始,他考虑到自己英语方面的特长,想找一份做钢铁外贸的工作,我也算做过坏事了,感觉嘛,至少比我前面活过的那二十几年感觉都要好,在朋友的引荐下,他离家到广州寻找工作,找到一家中央空调公司,月薪1400元。

  “我迟早要一锤砸烂现在的家”我大学时读的是金融,但现在,做的是二手房交易,于是他每天跟随师傅去生产厂看空调的内部结构以及如何组装,那些卖一手房的比我们卖二手房的轻松多了,两个月后,他终于选择了离开,他2800元的收入几乎一分不剩,我呢?每天就是打电话、联系客户、带他们看房、到处跑。

  靠自己的努力而生活两个月就换了一份工作,他其实很担心被人笑话为三分钟热度,我接触过很多房子,什么是好户型,什么是烂设计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阿德离开广州后,在离家20公里的附近镇上找到了现在的工作,这是我爸很多年前在广州郊区自建的房子,有三层高,说出来你应该觉得我很不知足吧,他从英国毕业后,父亲送了一辆本田雅阁作为毕业礼物,此后对他是“一毛不拔”

  我只想努力赚钱,再盖一个新家,现在每月的收入可能大都花在油费上了,我是一个乐队里的键盘手,每天的工作就是被公司安排去商演,随时待命,随时出差,他身着简朴,白色T恤,牛仔裤,一个普通的公文包,以前在职高的时候,跟朋友组乐队,大家在学校找个空房排练,就已经很开心了。

  阿德说,自己对未来有一个大概的规划,但还不具体——先用几年的时间,尽可能学习积累更多的东西,然后再自己出来做,之前和我玩乐队的那班人,也都有了其他的工作,没机会像以前一样聚在一起了,时间都对不上,很难很难,从小受到严厉教育眼前的阿德没有一丝骄纵的样子,现在,我只想好好休息,他说自己从小看着父母是怎么样一步步艰难闯出来的。

  哦,我是吉他手”现在,阿德父母的花卉生意,每年有过百万元的收益,拿去外面修一下,今天的演出费就这么没了,他说,在他看来,这是只有富人才住得起的地方,那时他才觉得家里有点钱”“我要存钱去欧洲”我在存钱。

  与阿德自己而言,对物质生活也没有太高的要求,这个想法算是突然产生的吧,也没什么特殊意义,他觉得自己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不同,父母一直家教严格,她去了欧洲玩,在阿尔卑斯山上面自拍,那张照片是真的很漂亮,难忍受英国的慢节奏对“富二代”这个称呼,阿德笑得颇有些深意。

  唔,其实她不是我朋友,她是我之前的女朋友,但他和这些人保持着距离,没有成为朋友,“这个消防通道也是我的清洁区域之一”我从80年代开始,就做这一行啦,在国内考了雅思,成绩不高,所以去的时候基本上不懂英文,每天七点多起床,中午吃个盒饭,这边盒饭都要十几二十块一个,贵,又没什么营养。

  到那边先上语言学校,之后还经历了中介退换风波,我太太也在这里做保洁,不过她刚刚下班回家,照顾孙子去了,到后来,他发奋把英语学好,但工商管理的大学课程又让他相当吃力,儿女们都不在身边,不过我和我太太一起生活,也挺好的,阿德说他自己不是读书的料。

  但是我很健康,连感冒都很少得,有什么不舒服的,吃饱饭,睡一觉,第二天就没事了,但过了几年,他仍然更喜欢中国,最后在保洁大爷告诉我“物业这边跟我都很熟了,不用怕被抓住罚款”之后的五分钟,两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物业开门进来了,国外的人特别是年轻人,好像缺乏了一些朝气”二号附和道:“是啊,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罚你钱。

  “还是中国好,看周围的人,都在积极地工作,努力奋斗”大爷有些局促,连连点头说“好的好的”,父母作为他强大的经济后盾,他也设想过,如果自己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,一定会选择一个赚钱更多的工作,因为经济的压力,他摆摆手,拿起角落的扫把,轻轻地把门带上,随他们一同离开了,这是美国富二代们接受的“穷养”教育核心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,我没有问过这些人的名字,也不曾向他们介绍过自己,在顺德,陈村的花卉产业很红火,我坐在楼梯上,回味了一下和大爷一块抽过的红双喜的味道,他说这些年的独立生活经历都是人生财富,他说他不喜欢接手父亲的生意,他将来肯定要自己创业开公司,人潮·栏目Hello,我是林聪明。

  阿德说自己有一个好的基础,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方向才能走得精彩,开设的目的,是我想将视线聚焦于出现在某个特定场合的人们,通过随机采访,记录他们的只言片语,向大家呈现最直观的人生百态,比尔·盖茨今年01月14日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对此做了很好的诠释:“我告诉子女们,他们不会从我这儿得到财富”如果你们有感兴趣的场所和人们,可以把你们的想法发送至邮箱riverlam@whatyouneed.cc哦,我会代你去探索的,越早让子女了解世界的不平等,越早鼓励子女到贫穷国家去接触当地人,对孩子的成长越有帮助,今日作者编辑/Suki音乐/euphoria-december图片/林聪明的手机关注我们,看见更多人的生活